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资本传奇 > 第267章 市场多头力量的分化!
    “‘华银国际’居然入场做空了,真是没想到。”
    面对着英镑汇率迅猛跌回1.5400点位关口,‘汇峰全球资管寰宇对冲基金’交易部,戈弗雷脸上露出了明显诧异的神色,不过小小70个点位的回撤,并没有让他心里流露出任何紧张的情绪。
    毕竟,纵然他所执掌的这支主力对冲基金产品,在1.5400点位以上的汇率区间,新增了不少的多头仓位,但基金目前的整体多头头寸,依然是大幅浮盈的状态。
    而且,他预料到了场内空头会临死反扑。
    “‘华银国际’的入场,的确令人有些意外。”基金交易组组长杰拉尔德回应道,“但更令人意外的……应该是‘华逸资本’这家机构手里的现金储备金额,大家都以为这家机构手里的空头头寸,目前已经濒临爆仓的局面,没想到他们还有数亿美元的现金储备,这跟之前我们调查到的资料信息,完全不一样啊!”
    戈弗雷见杰拉尔德提到这个,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华逸资本’手里的现金储备资金量,确实跟之前我们的调查数据相差甚远,看来……这位苏总还真是有点东西啊,这么短的时间里,居然又募集了好几亿美元的资金。”
    “‘华逸承远1号’对冲基金的仓位占比,跟我们之前预测完全不一样……”杰拉尔德说道,“目前看,想要逼迫这家基金大规模止损出局,乃至爆仓,恐怕不太可能了,这会刺激场内不少的多头投资者放弃之前的目标,进而止盈平仓吧?如果场内其它多头主力资金不继续逼空的话,戈弗雷先生,怕是英镑汇率上行突破的压力,会变得极大,空头反而会有不小的反击机会。”
    “英镑汇率上涨的底层逻辑,从来都不是‘华逸资本’这家机构的做空。”戈弗雷说道,“自然其趋势也不会因为‘华逸资本’这家机构通过短期筹资,获得了新的资金注入,降低了持仓风险而改变。
    再者,场内空头主力机构,集中发布如此多的信息。
    通过各种未经证实,甚至是无端猜测的假消息来影响市场情绪。
    正好充分说明了场内空头已经不太能够扛住市场持续上行的压力了,这从之前场内空头头寸飞速锐减就可以看出来。
    市场的趋势是很强大的。
    纵然‘华银国际’选择在这个时候入场做空,也很难靠一己之力扭转市场。
    更何况……”
    戈弗雷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继续道:“‘华银国际’的入场,在我看来,更会进一步地刺激更多大资管机构入场做多,围猎这家资金实力雄厚的华资机构。”
    “可不止是‘华逸资本’、‘华银国际’在向市场释放消息。”杰拉尔德说道,“‘安本资产’集团旗下的众多媒体机构,也在不断地渲染英镑汇率市场上的多空形势变化,引导空头资本入场。
    这些媒体机构做出如此动静……
    这跟我们之前获取到的,‘安本资产’集团高层对于执掌数百亿美元资金规模的‘进化论1号’对冲基金经理弗雷德里克先生不满的消息,也是相违背的,而且这些媒体机构的发声,也充分说明了‘安本资产’这家机构在内部的预期和看法上,对于英镑汇率的未来走势,应该是明显看空的。
    ‘安本资产’作为全球前十的资管大机构,手里的资管规模,几近万亿美元。
    如果他们坚定看空英镑汇率的话。
    一旦弗雷德里克先生执掌的‘进化论1号’主力对冲基金陷入到持仓风险阶段,肯定是会支援的。
    而且这样大的一家资管机构,看空,并做空英镑汇率。
    也会给市场情绪面,造成极大的影响,会诱导市场许多的多头资金减仓,也会诱使很多的跟风资金入场做空。”
    “无妨,‘安本资产’集团的内部动作,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但之前咱们也有过这方面的预期。”戈弗雷说道,“当前市场的空头主力机构,除了‘华银国际’、‘华逸资本’、‘安本资产’还有谁呢?总的来说……此时场内的空头力量还是相对非常薄弱的,一旦情绪面的反应过去,大家重新回归理性,多头会重新占据绝对的优势,英镑汇率也会向之前一样,快速收复失地。
    更何况,有着英国央行在背后稳定汇率。
    在英国央行手里还有很多稳定汇率的牌还可以打的情况下,空头在这个位置,就算嘶声力竭的呐喊,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那……按照戈弗雷先生的策略……”杰拉尔德顿了顿,问道,“我们还是按照原本的交易策略,坚定做多,继续逼空?”
    戈弗雷点了点头,说道:“对,继续做多,在我看来……这次空头的反扑,不过是场内这几家空头主力机构临死的反扑而已。”
    随着俩人对于市场汇率极速变化的分析和讨论。
    同一时间,跟戈弗雷有着同样想法的场内多头主力机构,并不在少数。
    其中,天河资本交易部。
    顾池江在听见‘华银国际’入场做空的消息后,第一时间确实恐慌了一下,但冷静下来之后,却又明白这是空头的临死反扑,不会改变英镑汇率的趋势变化,便又嘿嘿一笑,贪婪地跟着联动的‘汇峰全球资管’、‘三井佳友投资公司’两大场内多头主力机构,继续做多,继续开立多单头寸。
    反而是远在大洋彼岸,身处伦敦金融城的巴克莱银行外汇交易中心。
    ‘立昂国际’对冲基金经理克劳德在看见苏逸于外网上发出的英镑汇率做空分析报告,以及对整個市场多头机构宣战的战书,还有‘安本资产’这家美资机构的众多看空报告后,原本的做多信念,开始了顷刻间的动摇。
    “亚力克斯,关于23日的全民公投脱欧,市场上有什么重要信息,被我们遗漏了吗?”克劳德凝望了一眼主控电脑上,自己执掌的对冲基金所持有的大量多头头寸,转向市场分析部主管亚力克斯问道,“关于23日全民公投的初步调研报告,还有各城市的结果预测数据,都完成收集了吗?”
    亚力克斯回应道:“央行最近确实在进行市场操作,其稳定市场汇率的决心也是有的,除了苏格兰地区最近几日的脱欧游行,市场也没有其它的重要消息,根据我们机构的初调和投票结果预测,以及模型推算,23日的公投结果,不会出现意外。”
    “可我这心里……”克劳德说道,“总是有些忐忑不安啊!”
    “会不会是天气原因,最近没睡好?”亚力克斯说道,“最近伦敦的天气变化很快,感觉跟往年明显有所不同。”
    “不是天气的原因。”克劳德摆了摆手,“从一开始全民公投脱欧的议案被内阁通过,我就感觉事情的发展有点超出原本的轨迹了,现如今……在明显多头的市场上,‘华银国际’、‘安本资产’这样的机构公开做空,更是超出了原本的轨迹发展,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理,明显多头占据绝对优势的市场,做空应该是极具风险的,像‘华银国际’、‘安本资产’这样的资管大机构,绝对不会罔顾风险而重仓介入,可现在,这两家机构不但在重仓介入,反而信心十足,这就不得不让人警惕了。”
    “可根据我们的团队调研,以及信息收集,最近市场上,确实没有足以影响到英镑汇率发生趋势变化的消息。”亚力克斯说道,“目前国内各大金融机构,对于汇率市场的看法,也都是看多的占大多数。”
    克劳德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就是因为大多数的人都看多,才让我心里不安啊,要知道金融市场,大多数时候都是反身性的。
    唉,既然心里不踏实,还是先减仓部分多头头寸为好。
    半个世纪以前,著名市场投机大师利弗莫尔曾说过,当你对于手里持有的头寸未来盈亏感到迷茫不安的时候,最好的策略,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减掉这部分令自己不安的头寸。”
    说着,克劳德随即转身吩咐交易室的各交易组,减持部分多头头寸。
    而随着巴克莱银行‘立昂国际’对冲基金开始减持多头头寸,回补相应的多头仓位。
    英镑汇率市场上……
    原本已经下滑到1.5400点位关口震荡的英镑汇率,又进一步地向下猛跌,击穿1.5400关口支撑位置,迅速滑落到了1.5350点位附近,才重新稳定下来。
    且在英镑汇率半日内从高位急挫100点的情况下。
    市场上的空头头寸数量,也迅速地再一次突破了百万手的数量关口,与多头的数量差距,则缩小到了百万手以内。
    不过,尽管市场盘面上。
    空头在全面反击中,获得了暂时性的胜利。
    但是,当市场交易时间,从欧盘转进到更为活跃的美盘交易时段。
    当场内众多投机的日内多头交易员,或止盈,或止损后,也就是当多头回补的数量开始衰减,英镑汇率重又开始震荡上行收复失地。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是空头的垂死挣扎,就是一波诱空陷阱。”
    美盘交易时段,纽约,华尔街,‘领航资本’集团本部,‘阿曼达’对冲基金交易室,基金经理塞德里克看见触底回升的英镑汇率走势,微笑地说道。
    “也不能说是诱空陷阱。”交易室内,作为集团投资部对冲基金资管业务主管的盖伊说道,“‘安本资产’的弗雷德里克先生,还是不能小瞧啊,英镑汇率市场上的这场多空之战,目前也并没有分出胜负。”
    “弗尔德里克?”塞德里克笑了笑,说道,“也就那样吧,上一次‘瑞郎黑天鹅’事件,若不是他运气好,恐怕他所执掌的‘进化论1号’对冲基金就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这一次居然还想着做空,等待另一起‘黑天鹅’的出现,市场哪来那么多‘黑天鹅’事件啊?这轮公投脱欧,不管怎么看……都是走一个程序流程,根本不可能出现真正脱欧的结果,不过嘛……既然有人想赌这种极小概率事件,那趁此机会,收割一波场内的空头,倒也没什么不好。”
    “你想继续做多?”盖伊问道。
    塞德里克微微颔首,回应道:“空头反击宣泄完成,该回补的日内多头仓位,此时也大多回补了,市场净多头头寸,也从日内的超百万手,回落到了90万手左右,此时不继续做多,还待何时?”
    说完,他也不等盖伊回应。
    便直接向交易员们,下达了继续增仓买进英镑汇率多单的交易指令。
    就在他下达交易指令的同一时间里,同在华尔街的‘黑石投资全球资管’交易部,作为外汇市场对冲基金经理的汉弗莱,此时却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港城‘安本资产’分部弗雷德里克的电话。
    “嘿,老朋友,我听说你在做多英镑汇率。”弗雷德里克在电话里问道。
    汉弗莱回应道:“是的,没想到这一次我们成为了对手盘。”
    “作为竞争对手,我是欢迎你作为我的对手盘,全力做多英镑汇率的。”弗雷德里克说道,“但作为朋友,我觉得我有义务和必要提醒你此时做多英镑汇率的巨大风险。”
    “做多英镑汇率的巨大风险?”汉弗莱微笑地道,“我不这么认为。”
    弗雷德里克说道:“我的朋友,我没想说服你,我只是想给你看一份我们机构最近对于英国本土各大城市,众多民众关于23日公投结果的意向数据。”
    说完,弗雷德里克便向汉弗莱邮箱里发了一份数据报告。
    汉弗莱打开邮件,看了一眼弗雷德里克提供的内部数据,一时间,完全傻了眼,问道:“这……这真的假的?”
    “你觉得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弗雷德里克回应道,“伱若觉得是假的,那它就是假的,就我个人观点来说,我觉得我们都错误估计了公投的结果导向,单看伦敦,及其伦敦周边城市的民调数据,民众对于脱欧的意愿投票,确实是远低于不脱欧的意愿投票的,但整个英国可不只是几个大城市啊……”
    自从第一次与苏逸私下见面,听见对方的分析之后。
    弗雷德里克就暗中让‘安本资产’集团的市场策略部门,利用各种关系,对全英国境内的各主要城市和非核心城市、地区做了一个覆盖面不是很广,实际偏差也不会小的市场抽样调查。
    原本他以为最终的调研结果。
    在脱欧与不脱欧的观点中,应该是无限接近50%的才对。
    可真正当数据统计完成后,最终的结果导向,却让他大跌眼镜。
    而这才是他后来坚定做空英镑汇率,同时也得到集团内部其它各部门力量全力支持的根本原因。
    “如果是真的,那我恐怕得改变当前的交易策略了。”汉弗莱说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bi.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