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主母日常 > 第431章 恭喜老爷
    第431章恭喜老爷
    柳氏急急忙忙上前,她把陆含宜扶起来一看,陆含宜这会儿已经昏过去了。
    “她,她......”佟南鸢这时捂着自己的肚子紧皱着眉道。
    陆令筠见佟南鸢那极差的脸色,“南鸢,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佟南鸢捂着自己的肚子,同时她看着地上的昏过去的陆含宜,“先别管我,看看她怎么样了!”
    陆令筠哪里管陆含宜这个疯女人,她连忙叫着人,“快!请大夫!把夫人送回屋里!”
    “对对对,先看看南鸢!”柳氏这时也道,她急忙招呼着她那四个大金孙过去,“建达,建业,你们几个全都过去,照顾好你们舅母!”
    “是。”
    四个孩子全都上去,可佟南鸢这时道,“婆婆,你叫孩子们都回去吧,继子的事,再说吧!”
    正热络热情中的柳氏听到这里,顿时傻了眼。
    可还没等她问为什么,佟南鸢和陆令筠就进了屋。
    柳氏赶忙拉了一个大孙子问刚刚出了什么事。
    程建达噼里啪啦把陆含宜刚刚过来闹的事跟她一讲,柳氏只以为是陆含宜把她的好事给搅黄了!
    人家佟南鸢几时想过继她儿子啊!
    而且想过继李守业,人家老李家也不能同意啊!
    她过来闹什么!
    有她什么事!
    这一闹不把她这好不容易撬开的嘴,安排过继孙子的事给搅黄了吗!
    柳氏再看她怀里昏迷的女儿,真是哪哪都是气!
    自己这个糊涂蠢笨的女儿啊,毁了她自己儿子也就算了,还毁了她儿子孙子!
    真是,气死她了!
    柳氏一气之下,懒得搭理陆含宜了,只叫人把她送回李家去!
    由她怎么样!
    此时,李家。
    陆含宜悠悠醒过来。
    她醒来,便是看到自己儿子守在她床前,照顾着她。
    见到李守业的一刻,陆含宜红了眼眶。
    “守业......”
    李守业听到呼唤,只看了她一眼,扭头沉默的拿过桌上熬的药,给陆含宜喂。
    “守业!”
    陆含宜又唤了一声,她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守业,李守业不应她,她就紧闭着嘴不喝药。
    李守业连着喂了几口,“你要干什么!”
    “守业......”陆含宜两眼紧紧盯着李守业,“你原谅娘,娘才喝药。”
    李守业:“.......”
    他转头把药碗放下,阴沉着脸直接要走。
    陆含宜见状,急忙喊着,“守业.......”
    这一声守业喊出去,眼泪都蓄在眼眶。
    走到门口的李守业停了下来,他在原地叹了口气,“娘,你非要这样吗?”
    听到李守业搭理她了,陆含宜赶忙道,“守业,娘知错了!”
    “之前是娘做的不对,娘知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你就原谅娘吧!”
    李守业再次深深叹口气。
    他转过身来,看着在床边殷切看着他的老娘,她的脸不再年轻,头上也有极为明显的白发。
    这些年,确实是他和他娘两人相依为命。
    她娘虽然刁蛮,但时时刻刻都是护着他,在李家的后宅里,不叫任何人打扰到他
    “娘。”李守业走到她跟前,低头唤了她一声。
    “守业!”陆含宜瞬间双目盈泪,“娘的儿啊!娘的好儿!”
    “娘,往后你莫要再做那些事了。”
    “娘依你,娘都依你!”
    “你也莫要再与舅母姨母过不去,找她们的麻烦。”
    陆含宜听到这里,迟疑了片刻,咬着牙道,“行!娘也依你!”
    李守业见一一都答应的陆含宜,再一次叹气过后,重新端起药碗,坐在她床边给她喂药,“你好好喝药,别叫我费心了。”
    “嗯,娘依你,”陆含宜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大儿子,一口一口喝着苦药,只觉甜如蜜。
    她的好儿子原谅她了,又回来了。
    没有人能抢走她的好儿子!
    她和她的儿子,不能分开!
    这边,陆家。
    柳氏叫人把陆含宜赶紧抬走后,她跟着人群进了佟南鸢屋子里。
    “南鸢呀,你莫要听你二姑姐那个蠢货的话!”
    “她脑子有问题,你看谁能跟她过一起!”
    “你就当她当屁!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建达那几个孩子,我叫他们过来,你受了伤,刚好叫他们照顾照顾你!”
    佟南鸢听着柳氏那碎碎念,她紧蹙着眉,一脸惨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在一旁的陆令筠看到这一幕,她上前道,“母亲,南鸢不舒服,你在这时候别烦她。”
    “南鸢,我知道你不舒服,所以正是这个时候,能叫你好好看看哪个孩子更孝顺!更和你心意!这正是尽孝的好时候!”
    佟南鸢脸色那叫一个白,大夫在一旁诊着脉。
    好在这时,陆宽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
    陆宽大步流星走进来,直奔床上的佟南鸢。
    “相公。”佟南鸢紧紧抓住陆宽的手。
    她手上被热茶水烫过,此时红了一片,陆宽一眼便是见到她手上的烫伤。
    “谁弄的!”
    “老爷,是二姑姑冲进来跟夫人争吵,她撞翻了茶桌,烫伤了夫人。”丫鬟道。
    “那个陆含宜!”陆宽攥起了拳头。
    柳氏见到他对陆含宜生了怨,“宽儿,你二姐她,她就是个糊涂莽撞的,你莫要跟她一般见识!”
    “她糊涂莽撞于我们何干,我们哪里对不起她了!总来我们这里闹,我们谁欠她了吗!”
    柳氏尴尬的笑着,“我想她是误会了,以为你们想要把她守业过继过来,才没头没脑过来找事,你放心,娘跟你保证,往后我再也不会叫她来闹了!”
    “更不会叫她影响了你们过继建达他们几个孩子。”
    “建业建成建林建达,你们快来啊,给你们舅舅磕头,好生照顾着你们舅母!”
    柳氏一心只有过继她孙子这件大事,今儿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他们认一个!
    今儿要是叫陆含宜搅和了,往后还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好机会!
    她这边热情无比的招呼着,四个孩子一股脑并排站着,由着陆宽和佟南鸢挑选。
    可就在这个时候,给佟南鸢诊脉的大夫手腕一松,抬眉道喜。
    “恭喜老爷,恭喜夫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bi.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bi.cc